天津新闻网主页 >  天津新闻  > 正文

十一 天津 五大道记

天津新闻网 2020-10-18 02:34:27 天津新闻 75℃

10eb6f76dbc.jpg

  偷午餐的计划去了趟天津。一天,火车往返,从火车站沿解放北路步行到五大道转了一圈。

  虽然是十一,火车站人不少,五大道却很幽静。街道上少见游客,车辆也不多。天色灰暗,空气中浮尘很多,稍微远一点的建筑看着都有点模糊。道路很干净,在这个落叶的季节,路面上看不到一片树叶子。

  回北京再上绿1,看到tt说:“早就曾经说过天津才是真正的古城,看到那些带着殖民血腥的旧豪舍,很想找个皮筋做弹弓子打它们家玻璃。”

  天津让我很惊异,它确实是座保存的比较完好的古城。作为距离北京仅一小时车程的直辖市,为什么文革破四旧没有扫荡掉这一切呢?

  据说,天津的洋楼分办公区,住宅区和商业区。办公区指解放路上的建筑。解放路曾是租界的中心,由北向南贯串着四国租界(法、英、美、德)。这里的洋楼多为早期租界各国在天津开设的行政,金融、贸易、新闻通讯等机构,也有一些旅店和娱乐设施。建筑师也是洋人,公共性质的建筑风格庄重严谨,体积也大,全保持着舶来样式的原汁原味。我们路经的解放北路上的银行很多,很明显的具有上述的这些气质。

10eb6f58175.jpg

邮局旧楼,这里已经人去楼空,据说不久之后要改装成邮电博物馆。
守楼的大爷很友好,我们上楼每个房间都参观了一番。这是楼梯走廊的窗户。

  五大道自然是属于住宅区了。这里的豪宅主更多是中国人(洋人的住宅在解放路附近)。清之后,天津,上海,广州,得益“对外开放”甚多,天津因为离大清和北洋政府的首都近,又是开放海港城池,在20世纪前期是北方的经济中心。一方面社会与朝政更迭变幻,租界成了政治的避风港;另一方面天津得地理,交通与海关之利,充满了商机。不少政坛失意的名公巨卿从北京来到近在咫尺的天津租界寓居;清庭的遗老遗少,北洋政府下野后的总统、总理、总长、督军、省长、市长等不少入住五大道的。这么多曾经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聚集于此,在中国的近代史上可能是绝无仅有吧.

  据说由于房主是中国人,对外来的建筑样式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添加删减,觉得科林森式的柱子好看就在房上加几根;喜欢哥特式的拱顶,便在自家门厅里造一个。反正是私人住宅,各由其便。比起解放路,五大道的洋楼要随意得多了。据说有些西式山墙上的通气孔竟然被改成一枚老钱图案,还有中西合璧的庭院和回廊等。由于去之前没有作功课,我们走马观花,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。

  大约是当时祸福难卜的时局背景和房主身份显赫的原因,五大道院墙基本全是实墙,如果大门没开,则只能在院墙外拍点院子外观。在这里逛了一天,没有遇到可以进入参观房间的住宅,让人遗憾。此外,只有靠街边的洋楼外观才得到修缮,稍往里一点的胡同进去,同样挂着历史建筑保护住宅牌子的楼房,却十分破败。同样,虽然现在已有政策法规规定,这些建筑的维护要修旧如旧,可这些修缮也非常粗糙,临街的建筑都简单的刷上层涂料,砖缝用白色钩出,“可远观不可亵玩”,细节都有点叫人扫兴。

  商业区指小白楼和劝业场那块。在回车站的途中匆匆跑去劝业场转了一圈,霓虹招牌闪烁的步行街和王府井有点象。一点也没有看出哪座高楼是二三十年代的建筑。

  这趟天津激发了我对北京周边的城市的兴趣。或许该抽出时间,去跑跑这些1,2,3小时就能到达的城市。而且天津也值得一去再去。或者跟午餐的队再去一次,听听建筑师讲建筑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以下是今天补的课:

  天津呢,“津”者,渡口也,天子渡河的地方,据说是明代燕王朱棣靖难之变,起兵南下渡河来的典故。这个“卫”字呢,明代“卫所”,驻军的地方,就象英文里面“fort",跟“威海卫”“金山卫”的卫字,来历相同。

  驻军的地方么,军人居多,“九河下梢”地居要冲,但本不是什么大城。大家听过天津方言的,都知道那跟北京话,河北话的腔调,相去甚远。天津话,倒是跟安徽话在很多发言吐字方面很象。据说,还是据说,那是因为近代,李鸿章手下大批淮军驻扎天津,所以天津话受安徽话影响不小。

相关文章
热门浏览
热门标签